清空
乡土人才如何蝶变成“领军人才”——以鼎城区7名乡土人才为例
时间:2021-10-13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罗爱民 高友才

乡土人才能不能成才、怎样成才、怎样成为领军人才,一直是我们思考的问题。26年来,我们对常德市鼎城区农业、艺术、卫生界7名领军人才进行了跟踪调查,力求还原他们历经40-70年的努力,由“人”到“才”的蝶变过程,寻找乡土人才的成长规律。

乡土领军人才的基本情况

从年龄看, 上世纪40年代出生的4人(吴忠文、黄士元、徐国权、何雨初),50年代出生的1人(覃建忠),60年代出生的2人(杜美霜、龚启初)。

从界别看,艺术界2人(黄士元、杜美霜),卫生界2人(吴忠文、何雨初),农业界3人(覃建忠、龚启初、徐国权)。

从职称看,正高职称3人(主任医师吴忠文、一级编剧黄士元、农业技术推广研究员覃建忠),副高职称2人(二级演员杜美霜、高级工程师龚启初),中级职称2人(主治医师何雨初,园林绿化工程师徐国权)。

乡土领军人才的共同特点

原始学历较高。40年代出生的一般初中毕业甚至高中毕业,60年代出生的一般高中毕业。不少人原本就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只是因家庭成分高、或家贫等原因,没能在年轻时便顺利走向更广阔的天地。难能可贵的是,原始学历不算特别高的他们进入社会后,无论生活怎样清苦,都通过种种途径,取得了更高学历。

业内影响很大。杜美霜1986年参与花鼓戏《嘻队长》进京演出,深受专家一致好评;1994年参加全国映山红戏剧节,主演花鼓戏《山里哥哥山里妹》获演出一等奖,后又相继获得文化部第七届“群星奖”金奖、第四届中国曲艺节一等奖、第五届中国曲艺节牡丹奖等;2018年当选为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常德花鼓戏国家级传承人,从农家小妹成长为硕果累累的艺术家、全国人大代表。

覃建忠在当地肥料生产企业老板眼里就是“神”,采用其发明的生物活化酶解磷剂技术生产磷肥,工业生产成本降低20%左右,农作物增产8%左右;在农作物种植企业老板口里就是个“宝”,施用他研发的“稀土海泡石生态肥”“生物活化酶磷肥”“生物富硒肥”三大系列生物肥料,既可修复土壤重金属污染、增硒增值、节能环保,又可使农作物每亩增产10%左右,2013年经专家鉴定,其年综合效益高达20000万元。2018年,常德市土壤肥料学会成立,覃建忠以乡镇农技人员身份担任会长,湖南省乃至全国唯一。

黄士元是湖南省第一个被评为全国有突出贡献的曲艺家,是常德市文艺界第一个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先后49次获得“群星奖”“牡丹奖”“飞天奖”“田汉戏剧奖”“曹禺戏剧奖”和“五个一工程奖”等。其作品不仅深受老百姓喜爱和欢迎,有的还演进了中南海,演到了老挝、马来西亚、泰国、德国、法国直至联合国总部,事迹上过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成为湖南乃至全国戏剧界的传奇。

吴忠文编著的《趺阳脉学》,填补了当代趺阳脉研究之空白,其独辟蹊径的趺阳脉临床新说,开创了趺阳脉研究之先河。他1993年获评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05年被授予“湖南省农村名中医”称号,现任湖南省中医药学会肝病医疗中心主任。

何雨初虽是“赤脚医生”,但在肝胆、脾胃及疑难杂病诊疗上有独到的见解和成功的疗效,近至常德市各地,远至北京、上海、广东、广西、云南、四川、湖北和内蒙等省市区的患者慕名而来,2009年被评为“常德市十大名老中医” 。

龚启初主持修建的大型沼气工程完工点火率百分之百,沼气发电机组发电成功率百分之百,美国布莱蒙基金会与北京全球环境研究所慕名聘请他到云南省保山市、西藏林周县等三省五市培训沼气专业技术人员,推荐他到朝鲜、斯里兰卡、柬埔寨和越南等四国培训沼气专业技术人员。

被誉为常德“沾花惹草第一人”的徐国权在当地也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 2007年4月,他的公司代表常德市政府参加“中国厦门第六届国际园林花卉博览会常德室外展园”的施工,他带领一帮“泥腿子”,怀抱对园林花卉事业的热爱,凭借几十年摸爬滚打悟出的经验,一举夺得 “室外展园综合类金奖”,同时获得“设计奖”“施工奖”“植物配置奖”“园林建筑小品奖”“优秀组织奖”“先进集体奖”等7块奖牌,他自己也被国家住建部评为先进个人。

农民情结很深。“我就是想多为老百姓演戏,演群众喜欢的戏。”杜美霜14岁就走村入户为乡亲们唱戏,在乡亲们的喝彩中长大、呵护下成人。成名后,她更是不忘乡亲,经常送戏到乡村屋场,送欢乐到田间地头。黄士元住农村时,在自家禾场上搭建了一个凉棚,供乡亲们纳凉闲谈,在闲谈中捕捉生活戏点。进城后,他与家人约定,乡里客人进门,不用脱鞋,以免生分。乡亲们也乐意提些土鸡蛋和无公害蔬菜来看他,为他源源不断地送来创作的素材和灵感。吴忠文退休后,国内外不少医院高薪聘请都被他拒绝,他依然坚持在常德市第二中医院(原常德县中医院)坐诊,方便乡亲们就医。何雨初常说自己是为家乡的父老乡亲、为病人而生的,30年寸步不离村卫生室,即使被评为“常德市十大名老中医”,被特聘到乡卫生院,依然坚守老家那张三尺诊台,乡亲们的挂号费依然仅收2元。覃建忠一直住在乡里,只要乡亲们开口,不论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他总是有求必应,免费进行技术指导。

家国情怀很浓。上世纪90年代初,黄士元已经誉满三湘。黄泥街书商曾高价约他写艳情侠客,知名歌厅老板曾出100万元让他写段子,还有一些企业家请他写传记,他都毫不犹豫拒绝。他一生创作的1000多个节目中,没有一个低俗的情节,没有一句粗俗的语言,始终用深情赞美家乡,用作品讴歌人民,传递正能量,唱响正气歌。

常德花鼓戏是沅澧流域源远流长的传统剧种之一,是戏剧大花园中一朵炫目的奇葩。但原创剧本一直以心记口诵、油印草稿等形式流落在一些民间艺人和收藏者手里,有的濒临失传,有的残缺不齐。杜美霜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历时10年,自费将109个优秀传统花鼓戏剧本抢救整理成200多万字的《常德花鼓戏集成》,为常德花鼓戏传承提供了珍贵的蓝本。

吴忠文从医60年,不分贵贱待病友,还用自己的工资和稿费资助农村的乡亲。肝病治疗难,长期治疗费用高,不少农村病友有病也不敢治。为了让乡亲们看得起病,他历经30年,总结百余临床验方,创立了以清解法为主论治肝病的临床法典,创制了龙虎清肝汤、舒肝转阴系列方剂和二甲胶囊,不仅疗效好,乡亲们花费也少。

上世纪末,农资市场管理比较混乱,一些肥料生产商既不想规规矩矩生产,又想走捷径谋取暴利,便想出高价在自家生产的肥料袋上印上覃建忠的专利证书。对此,覃建忠一口拒绝,宁可得罪其中的一些“朋友”,也不赚“黑心钱”。对那些诚实守信的企业,覃建忠则关爱有加,支持他们扩大生产,为乡亲们提供更多质优价廉的肥料。

徐国权所在的常德市鼎城区毛粟岗村原是一个以水稻种植为主的农业村,因常年干旱缺水,乡亲们只能勉强填饱肚子。从1981年秋开始,40多年来,不甘贫穷的徐国权先后从外地引进了桂花、雪松、罗汉松、红檵木、草皮等100多个乔灌花草品种。他都是自己先试种,成功后又指导乡亲们栽种,风险自己独担,利益大家共享。在他的带动下,全村家家栽树,户户种草,人人养花,昔日的贫困村成了湘西北最大的花卉苗木基地和“全国文明村”。

乡土领军人才的成长之路

心忧出来的。覃建忠在从事农业技术推广和农资销售时,发现传统工业生产肥料既消耗能源又污染环境,肥料利用率又偏低,就开始了长达40年的农用生物肥技术研究。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肝病患者持续增多,一人得病、全家致贫的现象让吴忠文心如刀割,便开始了肝病诊疗研究,一干就是近50年。

何雨初少年时目睹了天花、霍乱、麻疹、流脑等传染病夺去了不少乡亲的生命,特别是有一邻居家,生育17胎,幸存仅3人,惨不忍睹,立志想法救乡亲,开始了长达70年的行医之路。

14岁的黄士元见当地赌博成风,自编自演了曲艺节目《禁赌博》,反映赌博的危害性,深得乡亲们喜欢,还获得当时的常德县优秀节目和优秀表演奖。“一戏成名”的他立志“一辈子为农民写戏,写一辈子农民喜欢的戏”。

龚启初的家乡地处丘陵区,乡亲们习惯伐木为柴,烧柴做饭。眼看一棵棵大树被砍掉,一座座绿山变成“和尚山”,他忧心忡忡。后来,看到沼气既能生火做饭,又能净化环境,变废为宝,还可以保护森林,他就立志要把沼气技术学好,还乡亲们绿水青山。

痴爱出来的。“唱戏对我来说,不仅是工作,更是兴趣。”14岁的杜美霜怀揣3元钱跟随戏班子开始逐戏人生,40多年来,她初心未改,从简陋练功房一直练到中央戏剧学院,从农家屋场一直唱到中南海,唱到联合国,只是希望找到舞台上更好的自己,被恩师杨建娥称为“戏痴”。

覃建忠青年时代就对农业科技知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有钱就购买农业书籍,一有空就琢磨农业新技术,如痴如醉。为了凑齐购买实验设备和材料的钱,他边从事农资销售边推广农业技术边做实验,即使常年遭人嘲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务正业”,也痴心不改。

吴忠文出身中医世家,从记事起,就跟随伯父采摘中草药,背诵《医学三字经》《药性赋》等医学入门经典。百草灵丹的淡淡清香,药到病除的神奇医术,浓浓地熏陶着儿时的他,孕育着他继承家学、追求医道的梦想,追寻一生、痴爱一生。

徐国权的爷爷喜欢养花弄草,深得爷爷喜欢的他从小视花草树木如命,照顾花草树木比照顾自己的孩子还周全。正因如此,别人栽不活的树他栽得好,别人养不好的花草他能养出名。

苦学出来的。杜美霜以第一名成绩考入鼎城区花鼓戏剧团后,每天五点起床练基本功:甩马鞭、甩双枪、甩双刀、甩双锤、踢腿、压腿、下腰,还自创了“咬花”(放一支花在地上,下腰从地上用嘴咬起来),迅速成长为剧团台柱子。后来,她还师承花鼓戏国家级传承人杨建娥老师,并有幸得到湖南省花鼓剧院戏曲大师张建军老师的亲自指点。在老师们的言传身教下,她推陈出新,将常德花鼓、常德丝弦、地方小调的元素和现代曲风完美结合,形成了自己独特表演风格。

上世纪80年代,因家贫只读了小学四年级的覃建忠在《湖南农业科学》上发表了《氯化钾作基肥,防治水稻赤枯病试验报告》文章,就如何防治早稻赤枯病和缺钾性僵苗,提出了与农业专家不同的意见,得到时任常德县主管农业的副县长孙子平同志的赏识,认为其是可塑之才,鼓励他报考中央农广校。后来,他真以常德地区第一名的成绩被中央农广校录取。为了不误农活,他把收音机放在捡油茶的竹篓里,边劳动边收听广播授课,硬是用茶篓背出了一个中专文凭,还被评为优秀学员。因在富硒研究上成绩斐然,又深得“全国富硒食品研发突出贡献奖”获得者、常德市政协原副主席邓正春研究员的厚爱,两人共同搞研究,一起写论文,覃建忠由此更受益匪浅。

吴忠文的伯父是当地有名的中医,后他又长期跟随常德名中医谭俊臣、李伟成研习岐黄,尽得师辈精髓。吴忠文成名后,依然一方面求学民间,拜访学有专长、术有专攻的民间中医,相互交流医技,细心搜集整理民间验方;一方面系统涉猎高等中医教材,潜心研究《内经》《伤寒论》等中医典籍和历代中医临床大家著作,博采众家之长,总结临床经验。

何雨初先后拜本村的匡德生和邻县的徐英龙、冉进武等名老中医为师。得知四川万县名老中医崔太祖在中医药诊疗疑难杂症上有较高造诣,又不远千里前往拜师学医。更为幸运的是,1963年春当地流脑流行,何雨初还得以跟随驻村的省医疗队的欧阳植庭、欧阳炳炎两位教授日夜走村入户开展防治。由于他不怕苦、不怕累,深得老师们喜欢。在两位教授的精心指导下,他学到了不少西医药基础知识。

徐国权因家庭成分高没有上大学,但他从未放弃学习, 58岁那年还通过函授取得北京林学院函授大专文凭,并因缘结识了湖南省内知名的两位园林绿化专家,向专家们学习园林绿化知识。专家们还以他的花卉苗木基地为实验基地,引进、试种和开发新品种,让他始终站在常德园林绿化的前沿,引领常德园林绿化市场潮流。

勤干出来的。黄士元生前常说:“井无压力不喷油,我的文化程度不高,只有多看报、多读书,才能以勤补拙,写出老百姓喜爱认可的作品。”他创作的每一件作品,都经过多次反复打磨、修改,精雕细刻,绝不粗制滥造、应付了事。如为创作《嘻队长》,他用了整整3年,大小修改30余次,每次誊写3万多字,“硬是磨短了几年阳寿”。1985年,《嘻队长》正式投排,反响超出意料。1986年,《嘻队长》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演出,中央领导作出重要批示:“像这样的好剧团为什么不奖励?奖励好的就能催人奋进、打击歪风。”黄士元从事文艺创作60余年,先后创作戏剧曲艺作品1000多件,出版专著10本400余万字。

吴忠文六十年如一日,每天提前一小时到诊室,诊疗时间不会客,是他永不变更的规矩。

何雨初的日志里,没有星期六和星期天,也没有节假日和公休假,一年365天,全天候应诊,夏天早上7:00,冬天早上8:00,他都准时或提前到达诊室,午餐由老伴送到诊桌上。当天的病人不看完绝不离开。

龚启初1980年6月起就参加区里的能源建设,风里爬、雨里滚40多年,牵头修建与推广了节能灶15897口,户用沼气池19382口。丰富的实践经验,不懈的刻苦学习,让他成为鼎城区第一个农民高级工程师。

组织关爱出来的。因新中国建立后国家开展的扫盲运动,一贫如洗的黄士元、何雨初、覃建忠、杜美霜和龚启初才得以走进校门,开启了不同于父辈的人生路。虽然乡土领军人才的学历最后仍然不是特别高,但人事部门大胆创新,改革职称评审制度,注重乡土人才的实绩和业内认可,黄士元、吴忠文得以破格评上正高职称,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龚启初2009年得以破格评上中级职称后,2010年又破格评上副高职称。组织的关怀、政府的认可,成为他们回报组织、贡献社会的不竭动力。因写得一手好文章,30岁的黄士元得以走出农门,端上“铁饭碗”;因有一身好本事,年近40岁的覃建忠得以招工到乡农科站,更好的平台,更广的天地,更多的关爱,成就了他们的传奇。

乡土领军人才成长启示

思想要解放。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才振兴是乡村振兴的基础。推动乡村振兴,要把人力资本开发放在首要位置,强化乡村振兴人才支撑,既要畅通智力、技术、管理下乡通道,引导城市人才向农村流动,把论文写在大地上,把科技送到基层去;又要创新乡村人才工作体制机制,激发乡村现有人才活力,更要着眼长远,遵循乡土人才成长规律,培养造就更多乡土人才,让本地人人才化,让人才本地化,激发增强农业农村自我发展内生动力。

苗子要选准。习近平总书记说,成功的背后,永远是艰辛的努力。一个人一辈子执著一件事,不容易;而把这件事干好、干出成绩、干出影响,就更不简单。才必兼乎趣而始化。如果不懂农业,不爱钻研农业技术,不把爱好当事业、把事业当爱好,是不可能坚持下来的。情必近于痴而始真。如果乡土人才不爱农村、不爱农民,没有植根内心深处的对国家、对事业的使命感,没有为了国家的富强和事业的发达愿意付出生命去拼搏去奋斗的执著,同样是不可能成功的。要坚持特殊人才特殊对待,对那些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人高看一等、厚爱一层,为他们的成长成才营造良好氛围。

组织要关爱。要改革乡土人才评价机制。探索“以赛代评”“以项目代评”, 突出业绩水平和实际贡献,按照有关规定对有突出贡献人才破格评定相应职称和技能等级。以职称评定引导激励农民掌握农业生产经营技术,在乡村形成人才汇聚的良性循环。要顺畅乡土人才流动机制。出台吸引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和社会组织优秀人才进入党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的政策措施,畅通人才流动渠道。要完善乡土人才激励机制。在人才表彰,推荐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时,要一视同仁,提高乡土人才的社会地位。鼓励对“土专家”“田秀才”“乡创客”发放补贴。引导乡土人才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增强力争上游、务农光荣的思想观念,自觉把个人理想融入国家发展伟业。

社会要宽容。要宽容对待乡土人才,没有成功时不要一味地责怪,更不能冷嘲热讽,支持他们勇于探索、大胆创新;成功后不要因为他们通过提供增值服务合理取酬而眼红。

(作者罗爱民系湖南湘潭技师学院党委书记;高友才系常德市鼎城区民政局四级调研员,鼎城区人社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

【编辑】依孜

APP直接下载

点击下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