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空
“三孩”时代来临 职场妈妈们还愿意生孩子吗?
时间:2021-06-10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林零

今年“六一”儿童节后,国家送上一份“大礼”——三胎生育政策来临。三胎政策的出台,是基于国家当下的现实背景。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60岁以上人口已达2.6亿,占总人口的18.70%,这与第六次人口普查相比,60岁及以上人口比重上升了5.44%。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将进一步使得人力资源优势逐渐丧失,影响国家经济社会的长远发展。基于此,相关部门审议《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要求各级依法组织实施三孩生育政策。权威媒体也表示,出台该政策有利于改善我国人口结构,落实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保持我国人力资源禀赋优势。

政策出台后,网络舆论“职场妈妈很难兼顾家庭和事业”“配套措施能跟上来吗”等“不敢生不想生”讨论十分热烈。那么,“三孩”时代来临,职场妈妈们是否愿意继续生孩子呢?

一半家庭一半职场难兼顾?

人物一:Linda  35岁,媒体记者,5岁孩子妈妈

“半夜成为自己很珍惜的高效工作时间”

相比于一般上班族朝九晚五的工作,记者这个职业本身就需要付出较多。除了平时经常写稿加班到深夜,过年过节也在外跑新闻。有了孩子以后,我的精力要分一半到孩子身上,但依旧要保证工作按质按量完成,曾经觉得熬夜写稿是加班,但是现在夜晚却成为了自己很珍惜的高效工作时间,因为只有孩子睡下的时候,感觉才真正打开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说实话,工作和家庭很难平衡。要出去采访,孩子就没人照顾;在家陪孩子,就难以兼顾工作,这应该也是每个职场妈妈的困境。看到三孩政策出台,自己觉得很无奈。作为记者,我算是了解和报道国家方针政策比较多的群体,即使在这么多政策的加持下,自己还是没有信心去平衡家庭和事业。

人物二:周雅臻  33岁,风投公司管理层,3岁孩子妈妈

“职场妈妈要学会给孩子高质量的陪伴”

0~3岁的宝宝都是很需要妈妈陪伴的阶段,比起全职妈妈,我更倾向于逼自己做一个职场妈妈。我所从事的行业每天都要接收新的资讯,感受着社会的变化和发展。我希望把这种新鲜的思维传达给家人和孩子,也让自己这种积极学习的态度感染到孩子。

与生孩子前总是奋战在项目一线,带团队全国到处出差的工作状态不同,生孩子后我选择调任到更稳定的岗位,工作的自主性更高也不需要经常出差。每天早起在上班前陪伴孩子一小时,中午也会回家,晚上会跟丈夫交流工作并陪伴孩子,其他的时间就交给家里的阿姨。一天下来,自己不管是工作还是陪伴孩子的时间,都是高质量的输出。

人物三:曾丹  30岁 公司行政人员,两个孩子妈妈

“依靠长辈带娃的职场妈妈面对育儿理念分歧”

条件好的家庭可以请保姆等家政人员帮忙分担带孩子的压力,但是像我这样很多农村家庭出身的女性生育后再进入职场,基本上都要靠夫妻双方的长辈帮忙带孩子,这个过程中将不可避免地出现两代人之间育儿观念分歧等问题。

长辈在带孩子的过程中很可能因‘隔代亲’而出现对孩子过分溺爱等问题,而我们年轻父母的育儿观容易与长辈之间出现分歧。但由于我们无法承担请家政人员帮忙带孩子的经济压力,只能依靠长辈,这使得家庭之间也会出现相应的矛盾。

我也关注到国家正在加快政策的实施以减轻老年人口抚养比,缓和代际之间矛盾,希望能早日享受到好政策。

人物四:李鑫  37岁 人力资源总监,10岁孩子妈妈

“生育对女性就业有一定程度影响”

虽然自己没有经历过职场上的就业歧视,但是作为招聘方,这些年确实看到一些社会所存在的歧视求职者性别和年龄的现象。

一些到了适婚年龄的求职者来求职,多数企业都会询问‘是否婚育’等类似问题,如果求职者会在入职过程中马上结婚生子,便可能难以被招聘方录用。此外,一些生育过孩子的妈妈想要重新回到职场,一般也会被问到‘是否有精力兼顾家庭和事业’等问题。如今,三胎政策的放开,不难想象,一些企业可能还会在招聘时追加‘是否考虑三胎’等问题。

总之,生育对于女性就业或者再就业都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国家卫健委有关负责人此前引用调查数据称,女职工生育后工资待遇下降的有34.3%,其中降幅超过一半的达42.9%。作为企业方,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企业最担心刚把女性员工培养起来,便要为其提供固定产假,如果生育中的女员工在企业的占比较大,企业成本将会非常高。

“三孩”政策配套措施正在加强

“职场妈妈也好,全职妈妈也好,或者说让更多适龄女性愿意生孩子,需要国家不断推动与生育有关的配套政策,住房、教育、就业等措施都要进一步实施。”业内人士表示,国家的相关政策也在加速实施中。

医疗资源保障方面,国家正在不断加强儿科等人才培养的力度和增加医疗设备的供应数量。如,加强提升紧缺学科临床医学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的临床能力达到儿科、妇产科等专业标准和要求;三级公立综合医院产科床位使用率也从2016年的98.2%下降至2018年的83.7%,产科床位紧张的状况有所缓解。

婴幼儿的照护方面,相关部门正建立完善促进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政策法规体系、标准规范体系和服务供给体系。到2025年,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政策法规和标准规范体系基本健全,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达到4.5个。

2019年,人社部、教育部等发布了《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进一步规范招聘行为促进妇女就业的通知》。其中要求,对用人单位、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发布含有性别歧视内容招聘信息的,依法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处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服务机构,将吊销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以保护女性就业权益。

相关专家建议,要前瞻性地为生育水平变化趋势和婚姻家庭变迁中的新情况、新问题作出制度构建。如,对单亲家庭、特殊家庭收养、生养子女给予支持和帮助,关注生育困难群体诉求,逐步扩大基本公共服务的范围和内容等。

曾在国外留学的周雅臻建议,国外一些好政策也可供我们借鉴和参考。如,新加坡政府对每个家庭的前两个孩子发放近2万元人民币的政府补贴,第3和第4个孩子各可得6000新元,大概抵人民币3万元。德国则有一项值得借鉴的“家长补助金”政策,高收入家庭补助金为产前收入的65%左右,最多每月1800欧元;低收入家庭还可能拿到产前收入的100%。“年轻人生孩子如果有系列保障和补贴,也不会失业,这无疑能提供安全感,也有利于促进国家生育率的提高。” 周雅臻说。

【编辑】林零

APP直接下载

点击下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