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空
零工经济下的从业者:社会就业压力缓解 自身权益保障待完善
时间:2020-09-17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黄林凤

“我会根据您的需求再加一点修饰元素进去,成片再发过来给您审核。”挂掉电话,曾佳欣又继续坐在电脑前操作PS软件,为客户继续修图。曾佳欣是IT公司的一名程序员,她工作之余开了一家网店,提供PS修图等服务,收取一定的费用,成为了一名斜杠青年。

不管是曾佳欣这样的“斜杠青年”、疫情期间不断转战线上售货的个体从业者,还是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电商主播……这些可以多元化选择工作、随意支配碎片时间的就业队伍成为灵活就业人员的代表人群,也是零工经济时代中的主体部分。

零工经济作为近年来兴起的一个概念,其工作模式即用时间短、灵活的工作形式,取代传统的朝九晚五工作形式,包括咨询顾问、兼职工作、临时工作、自由职业、副业,以及通过自由职业平台找到的短工等。通俗讲,便是指劳动者以打零工形式,把自己的闲暇时间以弹性、灵活的方式转化为经济收入。

灵活就业方式缓解疫情期间社会就业压力

敬莉仁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教育培训相关工作,其间在多所教育培训机构任职。疫情期间,由于其供职单位暂停教培项目,部分老师因此辞职,这其中也包括敬莉仁。

在家闲来无事的敬莉仁在某平台上注册了一个账号,在主页上分享自己从事教育培训这些年积攒的经历,以“教训培养机构的英语速成宝典”“解密教育培训培训孩子的几大法宝”等为题进行内容的录制。

“第一篇内容发出后,就有100多位网友点赞,还有很多家长私信询问一些如何帮助孩子短期内提升某项薄弱科目等问题。” 敬莉仁没想到自己分享的内容会给大家带来实质性的启发和帮助。她原本只是打算摸索一下线上授课的模式来打发时间,没想到收获了意想不到的关注。

截至目前,敬莉仁已经坚持每天发布1条内容近5个月,收获了2万多粉丝,也为她带来了不错的收益。“下岗人员竟然在误打误撞中实现了再就业。”敬莉仁如是调侃。她介绍,自己本来打算疫情后再去找工作,但如今已经把运营线上授课作为正职,成为一名灵活就业人员。

“基本上每周都会有商家通过平台的后台或者通过主页上留下的邮箱来联系我,让我在分享的经历中植入某些广告,这样我能得到很不错的收益。”敬莉仁介绍,自己目前的收入情况比之前在培训机构更为可观。近段时间,随着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她除了日常运营内容外,还受邀去一些小型的线下教育讲座担任主讲嘉宾,在帮家长和孩子答疑解惑的同时,也能获得额外的报酬。

记者了解到,根据人社部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我国包括个体经营、非全日制以及新就业形态等在内的灵活就业从业人员规模已达2亿人左右。而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由于灵活用工高度灵活的特性,不仅缓解了特殊时期下因就业受阻造成的沉重打击,对于改善民生、解决劳动者生计也起到较大作用。

零工职业越来越多 不断丰富就业选项

通过网上报名和线上面试等程序后,黄茜顺利成为某电商平台的一名“店小二”,让身在衡阳的她也可进行日常工作。“每天的工作便是进入平台后台,在线处理客户在售前售后面对的各种问题。”黄茜说,虽然身为“店小二”,但上班时间可以根据自己的空闲来安排。平台会根据其工作时长、客户评价等综合评分来支付其工资。“从未想过自己会找一份不需要每天去办公室打卡的工作,在家就能上班还能有正常的收入。”黄茜坦言,这颠覆了她传统认知上的工作模式。

互联网从业者易文义坦言,“互联网+”的模式给了零工经济发展的舞台,原有的“企业—员工”雇佣合同制度向“平台—个人”模式转变。过去需依赖企业等组织才能完成的商业行为,现在独立的个体也完全有可能自己完成,这导致零工经济下提供的职业越来越多,就业选项也越来越丰富。

“就业岗位越来越多,也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这又倒逼了就业链条不断走向完善,无数的供需双方构建起了互利共赢的就业生态。”易文义说。

邹筠芬从事建筑设计行业十几年,经常随项目到全国各地出差,与家人聚少离多。为了陪伴即将高考的孩子度过人生中的重要节点,邹筠芬不得已辞职了。

辞职后,邹筠芬与孩子的作息一致,早上六点起床,晚上十点睡觉,孩子进行高考准备,她便为工程师考试作准备。考取建筑工程师后,邹筠芬通过互联网渠道接到了很多活儿,为不同的公司做设计。就这样,她成为自由职业者。“看起来我是在利用零碎时间工作,但其实所有工作时间加起来也并不比我在公司朝九晚五的时间少,不过我觉得更充实,收入也更可观。最重要的是,我现在既能陪孩子成长,也能兼顾自己的事业。”邹筠芬说,自己从未想过还会有在家就能正常工作的就业选项,她为不断发展的零工经济时代点赞。

零工经济下的灵活就业者权益等问题待解

零工经济时代下,灵活就业人员除了有工作时间和地点自由等系列从业利好之外,很多问题也不得不面对。

在黄茜母亲看来,女儿每天在家办公,是一种“不务正业”的工作。“妈妈在教师岗位上工作了大半辈子,这种传统职业的从业经历让她无法理解我现在的工作性质。在她看来,我就是临时找的一份工作,看不到雇主,也没有社保等保障。”黄茜很无奈,两代人的观念问题需要社会的发展来不断调和,但是社保等权益未受到保障的问题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以互联网零工经济为例,平台与从业人员间是新型劳动关系,正式的劳动合同在这两者身上不能完全适用,而配套法律尚未完善,对零工就业者法律保障仍存留有死角。” 易文义建议,可出台更完善的法律制度以保障零工经济形态下劳动者的权益,还可以通过成立工会、加重平台责任等来保障零工经济从业者的权利。

据了解,国家也在政策层面不断提升该群体的权益保障覆盖率。疫情期间,为缓解部分灵活就业人员受疫情影响产生的困难,人社部等三部门印发通知,明确以个人身份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个体工商户和各类灵活就业人员,今年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确有困难的,可自愿暂缓缴费。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的意见》,把支持灵活就业作为稳就业和保居民就业的重要举措,从拓宽灵活就业发展渠道,优化自主创业环境等方面加大对灵活就业保障支持。涵盖取消涉及灵活就业的行政事业性收费;为灵活就业提供低成本场地支持;引导互联网平台企业、关联企业与劳动者协商确定劳动报酬、休息休假、职业安全保障等事项;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及时发布供求信息,为灵活就业人员提供专业化服务等措施。

【编辑】林零

APP直接下载

点击下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