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空
清华博士街道办就业引热议 社会需接纳多元择业观
时间:2020-09-06 来源:中人社传媒 作者:黄林凤

近日,一张杭州市余杭区招聘结果公示的截图在朋友圈传开。在这份录取公示名单里,被录取人员几乎都是清华、北大的研究生:杭州未来科技城管委会录取的是北京大学通信与信息系统硕士研究生,余杭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录取的是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建筑设计及其理论等专业的硕士研究生,余杭区南苑街道办事处录取的甚至是北京大学地球物理学博士研究生……

该录取名单一公布,引发网上热议:清华、北大的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毕业了都去街道工作,这也太大材小用了吧?读这么多书的高学历人才为什么要去体制内?为什么不去科研一线?为什么不去国家更需要科研人才的岗位? 事件热议背后,折射的是社会对于高学历人才择业的固化思维,以及大众还无法包容多元化的就业观等社会现状。

高素质人才进基层是对人才的浪费?

记者调查发现,近期还有哈佛大学生物物理专业博士、南京大学物理学院副教授罗林姣,转岗到深圳市南山区桃源街道办任副主任、街区建设部部长一事,同样引发了大众讨论,讨论的话题点基本与余杭公示事件一致。在社会的固化印象里,高层次人才就应该走向科研等重要岗位,对于他们进入基层则会被认为是社会对人才的浪费。

事实上,根据早前媒体报道,余杭区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已经对此回应称,清华北大的学生来街道工作并非大材小用,是余杭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很多工作专业性强,亟需更多的青年才俊在经济社会的服务管理上做好专业支撑。

记者了解到,余杭区2019年生产总值2824.02亿元,财政总收入726.47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8.6%和16.45%,主要经济指标位居全省区(县市)前列。该区更是阿里巴巴、之江实验室创新基地、梦想小镇科创园等所在地,集聚了大量创新创业人才。

事实上,余杭区招引“清北生”以优化区域内干部队伍结构,已经是该区自2017年开始便实施的一项常态化工作。该区还打破只从体制内选人的壁垒,开展地校合作,走入清华北大等大学就地“揽人才”。“人才们看中的则是杭州的发展潜力和活力,还有余杭区单位招聘时的诚意。” 上述负责人表示,近年来余杭区不仅面向清华北大招贤纳士,每年也面向国内外其他高校招聘优秀人才。

“如果了解这一背景,应该大部分人都会理解,高学历人才去基层并非是大材小用了。”浙江大学硕士毕业后留在余杭区就业的张彬说道,如今社会政治经济发展越来越快速,引进培育高素质专业化干部队伍是为了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匹配,不仅仅是科研等领域需要高层次人才,在基层发展的过程中,同样需要高层次更专业的人才对区域发展作出规划,这绝非是对人才的浪费。

双向选择合情合理  无需以传统思维定义

张彬介绍,自己从浙江大学毕业后便选择到余杭区某基层岗位工作。其所供职的岗位需要设计和研发一些日常工作所需的小程序和软件等,这让他很感兴趣。

张彬举例道,在疫情期间,为了做好其负责街道中的居民出行登记工作,计算机信息专业出身的他与其同事一起及时设计并推出了一款小程序,让居民通过扫码便能了解最近一段时间的出行信息,方便进行网格化管理,也为疫情期间的防控工作作出了贡献。

“这只是平时工作中的一部分。同期跟我一起被招录进来的年轻人,他们每个人都很优秀,大家都在用自己的专业能力助推着这份工作更好开展。而不是像大家想的那样,我们进入基层事业单位是大材小用。”张彬坦言,在他供职的单位,硕士研究生参照事业正科级薪酬水平,还会提供人才公寓使用、租房购房补贴等方面的优惠政策。“单位看重高材生的专业能力,而我们则看重单位的平台和待遇,这都是双向的选择,是合情合理的。”张彬说,社会大众无需以传统思维去定义高学历人群的择业,反而应该警惕的是高层次人才一窝蜂谋求稳定安逸和福利待遇这类现象。

同样是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刘祥,从华南理工大学毕业后便考取了广东某乡镇工商所。刘祥介绍,其父是一名村支书,在基层默默为村民服务了近30年。

“父亲的坚守,让我研究生毕业后几乎没什么犹豫,就选择考取了农村的选调生。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对农村有很深的感情,对乡村因缺少人才而落后的现状有深刻体会。” 刘祥说,他选择放弃一线城市的工作机会去基层,能更好地实现人生价值,他无畏旁人口中“高学历人才就应该去大城市核心岗位”“去体制内是为了贪图安逸”等传统思维带来的偏见。

“高学历人才择业,不管是去基层还是去高端科研机构,这都不重要,重点应该是我们就业的初衷是要实现个人和社会价值,而不是一味贪图某些单位的福利待遇等。”刘祥说。

人才发展日益开放化  多元择业观待普及

记者调查发现,在这个人才发展日益开放化的时代,多元的择业观未能被很好的普及也是一大待解问题。

在上海开放大学信息安全与社会管理创新实验室与复旦大学社会治理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大学生心态调查报告》显示,在就业的理想去向中,外资企业、自主创业和事业单位最受青睐,分别占23.4%、21.1%、20.0%,而将公务员视为理想职业的比例仅有8.6%。

而在本报此前发布的2020湖南大学生就业调查报告中显示,大学毕业生中的“慢就业”者逐渐增多,4成以上的应届毕业生虽未找到工作,但是他们并未表现出很随便择业或就业的焦急态度,而是选择进行暂时游学、支教或创业考察等就业前期的准备工作,更为谨慎地考虑人生道路后再择业、就业。

“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作为求职者,应该更好地看清自己内心的诉求,思考好自己最想要从事的职业,做好职业规划,而不是被短期的利益所左右。如何实现人生价值,才是每个毕业生在就业前都要思考的重要问题。”某师范学院毕业指导老师张玲建议,在社会弘扬多元就业观念的正确价值导向,还需要政府部门完善人才就业发展机制,把大学生就业的各项政策落实到位,在规范劳动力市场的同时,继续完善和落实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扶持政策,鼓励农村大学生回乡就业、自主创业,并要为他们今后的发展提供帮助,为毕业生多元就业营造良好社会环境。

“单一固化的择业观早已开始松动,未来的上升空间、职业兴趣爱好、工作环境等都成为年轻人择业和就业时考虑的因素。人才发展正呈现着日益开放化趋势,多元的择业观也应该逐渐被普及。” 张玲说。

【编辑】林零

APP直接下载

点击下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