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人社

打开
国企楷模⑦樊凯:永不止步是我的科研“钛”度

时间:2023-03-23 16:57:34作者:邓宇

编者按:坚守初心是本,工匠精神是魂,为贯彻落实党的二十大精神,发挥国企人才典型引领示范作用,激发广大“国企人”使命感、责任感和自豪感,我省日前组织开展了第二届“国企楷模”评选宣介活动。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社(中人社传媒)现在省国资委党委宣传部指导下开展“国企楷模 湖湘力量”系列融媒体报道,以营造“国企楷模”企业立标杆、社会受尊崇的良好氛围,敬请关注。

樊凯:永不止步是我的科研“钛”度

无论外貌轮廓还是发音腔调,樊凯身上的北方人气质都显而易见。2015年,拥有西北工业大学材料学博士学位的他从西安来到常德,入职湖南湘投金天钛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带领团队成功研制多种钛合金材料,解决了一系列关键技术“卡脖子”问题,为提升我国高端装备用钛合金材料制备技术作出了重要贡献。

“谁差白雪至南国?而我却毫无兴奋之情,不是在北方早已司空见惯,而是心头那份沉甸甸的责任。”8年来,樊凯用不知疲倦的钻研突破重重技术壁垒,连续获得多项个人荣誉,但他始终淡然处之。在他看来,科学研究永无止境,唯有不忘初心、坚定信念才能取得丰硕成果,让自己的人生更有价值。

攥牢“入场券”

钛是什么?“一种战略金属和新兴材料,在地层中占比达千分之六,具有轻量化、强度高、耐腐蚀等特点。”

钛有何用?“小到人体骨骼、牙齿、自行车,大到水上飞机、舰船、核电站,钛和钛合金的用途十分广泛。”

谈及自身专业领域,樊凯开始滔滔不绝。事实上,具备一系列优良特性的钛金属还有另外一个响亮的称号——“世界航天强国、海洋强国入场券”。虽然储量不算稀缺,但由于熔炼工艺复杂、加工难度大,全球目前仅有美国、俄罗斯、日本和中国掌握完整的钛工业生产技术,中国更是唯一一个不仅掌握技术、还具有丰富钛资源的国家。

此前,钛金属精深加工核心技术长期被国外把持垄断,成为阻碍我国国防建设和国民经济发展的“卡脖子”问题。为解决这一国家级重大战略需求,弥补我省在战略性新兴材料产业领域的短板,金天钛业通过引人才、搭团队,在摸索中追赶国际领先水平。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条件下,2015年9月,樊凯作为技术攻关团队负责人赴常德开展工作。“当时我对常德了解不多,但初始印象很好,感觉特别宜居。”樊凯回忆,“后来我才知道这里有桃花源的传说,公司所在的德山地区十分推崇‘德’文化,历史积淀深厚,很适合安心作出一番事业。”

人员逐步到位,如何找到研发方向着手突破呢?“我们主要有三个来源,一是国家重大立项的科研课题,二是客户在产品使用过程中提出的新要求,三是团队内部科技攻关,让材料性能更好地满足市场需求。”樊凯介绍。

科研之旅漫长且孤独,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熔炼过程中,活跃的钛金属在高达3000多摄氏度的加热炉中任性地四处游走,眼睛看不见,手掌摸不着,宛如面对一个个盲盒。“我们只能先从理论层面入手,通过宏观物理建模分析,再到实践中检验、优化,发现差距并予以修正。”樊凯表示,站在企业的角度,产品都是符合生产标准的,但对个人或者整个团队来说,研发是为了不断接近理论上的完美,而这种对更高标准的追求也会让企业、客户乃至国家重大战略长期受益。

这些年来,樊凯带领团队解决了多个钛合金材料制备难题,在我国某型运输机和AG600水陆两用飞机等高端装备上得到应用。“湘”字号新材料就此在我国高端装备领域占有一席之地,金天钛业成为中国航空高端钛合金材料3家主要供应商之一和大型综合钛材加工企业之一。

人生的使命

1982年,樊凯出生于陕西省富平县。这里出产的柿饼闻名全国,苹果和花椒的品质也很不错。樊凯博士期间就读的西北工业大学位于古都西安,距离富平车程只有30~40分钟,但他却为此努力了4年。

2001年,一则有关纳米技术的新闻报道引起了樊凯的兴趣。“当时我还在读高三,对这类新名词了解有限,不过社会上已经有相关话题讨论和主打纳米概念的产品出现。”樊凯说。

各种信息叠加令樊凯隐约意识到,纳米材料不光有可能改变我们的生活,还将影响一部分国内传统产业。高考填报志愿时,新概念和新鲜感驱使他走上材料科学这条路,并最终被郑州大学材料成型技术专业录取。4年后,樊凯决定回到西安,考入西北工业大学继续深耕金属材料领域。

“其实那些年我主要从事材料由液体变成固体等方面的基础研究,和钛金属没什么直接联系。”樊凯坦言,“金属材料的变化规律是一致的,只要打好基础就能一通百通。而我最终选择钛的一个原因是它对国家科技战略的先进意义和重要性,希望有机会跳出理论研究层面,更多尝试应用层面的产业化研究。”

加入金天钛业后,樊凯和技术团队共同承担国家及省级项目20余项,帮助企业累计获得70项专利授权,参编标准17项,获得包括湖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在内的国家及省部级奖项10余项。

对樊凯来说,起初作决定以及后来的职业发展轨迹或许不是偶然,而是时代冥冥中赋予自身的责任和机遇。在阅读巴西作家保罗·科埃略的作品《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时,撒冷王对主人公圣地亚哥说的一番话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星球上存在一个伟大的真理:不论你是谁,不论你做什么,当你渴望得到某种东西时,最终一定能够得到,因为这愿望来自宇宙的灵魂。那就是你在世间的使命。”

“人们常说‘心想事成’,但首先你得认定一件事,然后坚持做下去。当内心的想法越来越坚定,会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支持你真正实现它。”樊凯说。

导师与父亲

如今,樊凯除了担任金天钛业总经理外,还身兼西北工业大学和中南大学硕士生导师。“作为校外导师,我首先要指导学生把论文完成好,其次向他们介绍公司情况,挑选合适的人才加入我们。这是双向选择的过程,我们需要找到有情怀、有决心、愿意为国奉献的人选。”

在招揽人才这件事上,樊凯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论。当初刚到常德,整个团队需要他一手搭建,樊凯便经常前往各高校宣讲,用质朴、真诚的语言吸引志同道合的人。“有什么说什么,不打包票,不作许诺,既讲公司前景,也不回避风险。”樊凯说,“如果一个人将事业放在第一位,真心想把一件事做成,那么他的满足感通常比较高,物质财富是水到渠成的结果,反之很容易经不起外界的诱惑而离开。”

想干事、能成事、相互依托、彼此信任……就这样,一支规模六七十人的科研团队逐渐成形,他们平均年龄29岁,其中博士研究生10人。樊凯表示,通过设置不同的岗位晋升通道,开展员工持股和薪酬改革,核心管理人才和技术人才的激励问题得到妥善解决,人员稳定性大幅提升,做到了“零流失”。

“平时我会鼓励大家多读书、读好书,不强求与专业相关。定期举办沙龙交流心得感悟,彼此传递正能量。”去年常德疫情期间,为保证企业生产不受影响,樊凯安排人买了40张行军床,吃、住都要在公司内部解决,所有人没有丝毫怨言。

工作之余,樊凯保持着运动的习惯。这两年,他专注于健身房锻炼,跟随教练用科学方法养成健康的体魄。每周末只要不加班,他都要赶回长沙陪伴妻子和一双儿女。尽管不可避免对家庭有所亏欠,但家人的理解与支持始终是樊凯打拼事业的坚强后盾。

家里到公司的路程大约160公里,樊凯坐上通勤班车,随手从包里拿出一本书。他最近在看湘籍作家唐浩明的长篇历史小说《曾国藩》,试图理解这位被称为“中人”的晚清名臣如何“不求近效,铢积寸累”“而困而知,而勉而行”。

正如他多年前翻阅《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并从中领悟到人生的使命一样。

来源:中人社传媒
编辑:多利

    打开兴人社,参与评论
    相关新闻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