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记者调查: 高技能人才短缺,究竟为何?
时间:2019-10-21 来源:人才报/民生网 作者:刘璋景

人才报/民生网记者 刘璋景

 

经济竞争的关键在于人才的竞争,尤其是高技能人才的竞争。近日,国家统计局湖南调查总队对省内部分企业高技能人才需求状况进行了一次调查,发现许多企业存在高技能人才短缺现象。

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需求不断扩大的形势下,湖南高技能人才供给情况如何?“工匠精神”被大力提倡,为什么人们不愿做工人?近日,记者走进我省技术院校和部分企业及政府相关部门,就高技能人才的培养进行了调查。

企业求“技”若渴

“现在最头疼的就是技能人才不好找。”10月11日,长沙蓝天科技人力资源部主管何佳告诉记者,为了引入高质量的技能人才,企业正在想办法。

今年7月,衡阳技师学院举行了一场应届毕业生校园招聘会,让组织方始料未及的是,这场招聘会吸引了来自全省近百家企业放“大”招“抢”人。

在这场招聘会上,蓝天科技和其他许多公司一样,针对高技能人才打出了“高价牌”。“招收数控操作人才可谓不惜成本,合适的持证毕业生可直接拿到7000元月薪,实习期间的补贴也在2000元至2500元之间。”何佳介绍,一些新设立的专业和行业紧缺人才也异常抢手,比如数控机床操作专业,社会需求高,人才储备少,不少企业就明确表示学校这个专业能给他们多少人,他们都会要。

“我们有两名学生去了华为,月工资已经涨到了一万多元!”衡阳技师学院的一位负责人表示,随着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企业也在寻求创新发展路径。制造业在提高自动化水平,机器替代人工成为趋势,大型企业的生产车间几乎达到了90%的自动化普及程度,因此,技工院校懂得“管机器”的学生也就成为各单位争抢的“香饽饽”。

高技能人才紧缺,这在一些新兴产业中表现得很明显。如在“智能制造”领域,今年对创新型技术人才的需求就大为增加。像3D技术、智能化高端装备制造、机械工程设计等工程师,一些企业都开出30万元左右的年薪。“人才高价”是由供需决定的,因为企业需要根据不同客户需求个性化定制工业机器人,这与标准自动化设备完全不同,对技术人才的专业水平、创新能力要求特别高,而不少企业还处于“嗷嗷待哺”的状态,高薪招人自然就是一种必然选择。

记者从湖南各地人才市场的招聘情况看,企业热盼的高技能人才显得比较紧缺。像有的重要岗位,企业拿出月薪2万元以上,但还只能留出“虚位”,难以找到适合的人才。

高技能人才培养“重使用、轻培养

高技能人才难招,这种现象的存在已有多年,原因很复杂。

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龚添妙、杨虹、朱国军三位专家经过长期的调研发现,虽然近年来,湖南省高技能人才队伍培养规模不断壮大、培养体系逐步健全、高技能人才发展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是仍然存在一些急需解决的问题。

首先,高技能人才结构性矛盾依旧存在。人才培养与产业发展结合不够紧密,高技能人才技能层级结构不够合理,高技能人才领域分布不全。其次,高技能人才培养主体较单一。目前,湖南省高技能人才培养主要以高等职业技术学院、高级技工学校为基础,企业在高技能人才培养中的主体作用尚未充分发挥,参与人才培养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不高,部分企业对高技能人才培养“重使用、轻培养、要求多、支持少”的现象突出,职工培训缺少统筹规划等。

专家们认为,当前高技能人才培养与企业实际需求出现了脱节。职业教育作为高技能人才培养的重要途径,仍存在产教融合不够深入、校企合作一头热的现象,职业院校专业设置与产业需求脱节,课程标准的开发滞后于产业与技术性的发展,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不对接,高技能人才培养质量难以满足企业需求。

尽管“大人才观”日益深入人心,但受传统文化和观念影响,重学历、轻技能的观念在社会上仍有一定的影响。专家指出,高技能人才特别是生产一线职工的社会地位不高、待遇整体偏低、发展通道不畅、社会保障水平不高等问题依旧存在,人才培养培训投入总体不足,高技能人才发展社会环境仍有改善空间。

校企深度合作迫在眉睫

过去,伴随着新中国一起成长的行业、企业办的技校是我省技工院校的主体,可以说,有着校企合作的天然基因,基本可以实现招生即招工的目标。而今,行业、企业办技校比例已下降至技校总数一半以下,因为行业企业办学缺少财政投入支持,办学特色突出的技工院校逐渐减少,而其他类型的职业教育难以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

龚添妙认为,解决当前高技能人才的供需矛盾,加强校企深度合作迫在眉睫。必须创新职业教育人才观,树立以学习者为中心的职业教育理念,回归教育本质,高技能人才既注重职业技能的培养,更要注重职业精神、人文情怀的培训,职业院校以培养职业技能与精神高度融合的人才为目标,职业精神的培育应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序。

“中国过去30年的发展,是资本为王的时代,只要有资金,生产不愁找不到满足要求的人。而今,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加之我国消费结构升级,低端制造业没有了市场,致使人力因素成为企业发展最重要的因素,缺人、缺高素质的一线员工成为企业面临的普遍状况。”

十九大代表、湖南天雁机械有限责任公司一线操作工人、热锻分厂镀铬班班长甘军华表示,正是因为有这一痛点,许多企业都开始把自己的触角前伸,和职业院校合作共同培养企业需要的人才。

甘军华认为,政府应制定引进人才的政策措施,为高技能人才提供生活与工作上的帮助,比如在入户指标、工作就业、家属子女入学入托等方面提供优惠。

其次,各类企业要从自身长远利益出发,落实好国家有关职工继续教育制度,有计划、经常性地开展职工职业培训。每年选送一批技术好、有责任心、有发展潜力的年轻人员到高等院校或发达地区学习培训,掌握先进技术。

让好政策落地生根

事实上,对于高技能人才培养紧缺的现状,国家层面上已经“出招”。近日,《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出炉,提出要把职业教育摆在教育改革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中更加突出的位置,要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并明确了一系列职业教育“利好”举措。其中包括启动“1+X证书”试点,学生的学历和职业证书互通,鼓励职业院校学生在获得学历证书的同时,积极取得多类职业技能等级证书,拓展就业创业本领。

此外,新《方案》还明确,要建立“职教高考”制度,完善“文化素质+职业技能”的考试招生办法,为学生接受高等职业教育提供多种入学方式和学习方式,探索长学制培养高端技术技能人才。

一些高技能人才大省,也在加快推进技能人才队伍建设上不断出招。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颁布了《关于加强技能人才培养建设技工大省的意见》,鼓励企业对技术工人实行协议工资、项目工资、年薪制、股权制、期权制等分配形式,提高技术工人收入水平。浙江省规定,对于紧缺的技师、高级技师,每人每月发放500元至1万元不等的政府岗位津贴;在重庆市出台的《关于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的决定》中,倡导企业内部实施高级工、技师、高级技师每人每月为180元、280元和480元的岗位技能津贴等。

“在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方面,一定要让好的政策落地生根”,全国政协委员张恒珍呼吁,应通过政策上完善、舆论上引导、制度上保障等措施,让技术技能人才更加体面地工作、更好更快地成长,使崇尚劳动成为全社会的情感认同和自觉行动。

张恒珍强调,要切实加大《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的落实力度,建立政府资助培训资金,可推广政府统筹用失业保险基金和就业专项资金开展社会化专项培训、用地方教育附加专项资金支持企业开展职工培训。

基层声音:让技工成为高收入群体

来自长沙县的电焊工人皮永强认为,技工教育看似简单,却需要精心培养,更需要长期的实践,高级技工多数都是在“熟能生巧”中产生。要想营造“崇尚一技之长”的良好氛围,必须改进劳动用工制度设计,在提高技工待遇上达成共识。

来自衡阳的钳工胡华树认为,在提高技工收入水平的同时,更为重要的是破解技工人才发展渠道狭窄的瓶颈,尽快建立起适应青年技工成长、进步的激励机制,提高技工在公众心中的认同感,让他们感受到当一名技术工人并不比大学生差。

部分受访的技术工人表示,彻底解决“技工缺乏”的问题,需要从制度上进行彻底改革。事实上,很多技工学校之于社会的意义未必就比一些科技大学低,只不过是社会给这些技工学校贴上了不公平的标签罢了。

 

【编辑】邓嘉利

APP直接下载

点击下载

关闭